「海沒有記憶,但也可以說海有記憶,海上的浪和石頭,都必然存在著時間的刻痕。」
朗讀
23
瑪莎:那些60年代教我的事
08/31 2018
瑪莎:那些60年代教我的事

在台灣以華文文學為核心、師法德國萊比錫書展的華文朗讀節,今年邁入第六屆。10月在台北的開幕場,邀請天團「五月天」的貝斯手瑪莎擔任開場嘉賓。在這個資訊爆炸的年代,也許許多人都已漸漸失去閱讀、朗讀的習慣,但瑪莎認為,不要被這個時代打敗!如果自己有能力,不如也投身創作,只要是好作品,一定會被看見!

熱愛閱讀、寫作的瑪莎,2012年曾以《諾亞方舟》一曲獲最佳作曲人獎,但他不只創作音樂,也長期擔綱網站《姊妹淘》之專欄作家。2013年11月他與友人合資在華山藝文特區開設「OFFLINE離線咖啡」咖啡廳,店內擺放他多年收藏、上千張的專輯與書籍,也會邀請樂團表演,不但提供一個適合沈澱心靈的場地,瑪莎也開始展現他的策展才華,從離線咖啡一方角落的音樂展演,後續擴及到《The Beatles,Tomorrow 披頭四》中型音樂主題策展,到《超犀利趴》等大型音樂祭等幕後策劃與執行,成果都備受外界肯定。為了呼應今年華文朗讀節向1968致意的主題意象,瑪莎也將帶來他從歷史與社會脈絡所得出的1960年代觀察。

談到自己的朗讀經驗,口才辨給、有「尖沙嘴」外號的瑪莎笑說,小時候常被老師找去參加朗讀比賽。朗讀跟演講不一樣,不用背台詞,不過還是要注意聲調的抑揚頓挫。還年幼的瑪莎,雖然常得獎,但其實對朗讀沒什麼概念,當然也從來沒遇過真的因為他的朗讀而被感動的聽眾。一直到長大後,瑪莎才明白,朗讀不是只有把文字念得很漂亮而已,還要懂得文章內容想傳達什麼,才能讀出作品的意境。

圈內人都知道,五月天團員再忙也手不釋卷。瑪莎也坦言,以前很常看「搖滾社會學」相關主題的書,主要是因為以前大學念的是社會學,若只看社會學理論,會相當枯燥,只好從中尋找樂趣,於是找到自己最愛的搖滾樂融入社會學之中的相關書籍。瑪莎表示,從搖滾樂的發展,去看社會學是很有趣的一件事。現在想到還是會拿出來翻一翻,希望從中尋找音樂創作的靈感。

不過,他真正最愛的書是《小王子》。瑪莎得意說,他家裡有好幾本不同的版本,甚至還有法文版。他說,小王子的故事很簡單,講的是一個外星來的小王子,在沙漠中遇到狐狸,狐狸教小王子如何學會愛,於是小王子開始學習如何愛一朵玫瑰。「這是一個大家都看得懂的故事,每個人都可以把自己套入其中的一個角色,包括小王子、狐狸與玫瑰,於是也因此,讓人在每個時間點看,都會有不同感想,得到的收穫都不一樣。」

「跟搖滾社會學一樣,現在也是有空就會把《小王子》拿出來翻一翻。」瑪莎說。那會想要把《小王子》朗讀給雙胞胎寶貝兒子女兒聽嗎?「還不會啦!他們才兩個多月大耶,聽不懂啦!再等他們長大點吧!哈哈。」

今年的華文朗讀節,核心精神希望呼應50年前的1968,因為那是一個激情與反叛的年代,青年以想像力奪權,各種新的思潮、運動、價值被提出,改變了世界。今年一方面回望那個最迷人的年代,不論是西方或台灣。同時更凝視現在,關注走在時代前端的創作與朗讀議題。更展望未來,討論關於閱讀與書店的未來。

1977年出生的瑪莎,雖然來不及參與50年前輝煌的60年代,但卻相當嚮往,他在成長過程中,也時常遠望那個眾聲喧嘩、卻也創意百花齊放的年代。瑪莎說,那是個最刺激、最自由的年代,包括阿姆斯壯登陸月球、胡士托音樂節、披頭四樂團崛起、反戰運動等,搖滾樂也漸漸成熟,開始區分前衛搖滾跟迷幻搖滾⋯⋯等,這些都是瑪莎人生中的最愛,因此60年代也成了他口中「最特別的年代」。

瑪莎說,他還曾特別買過《時代》雜誌用封面故事紀念60年代的特別號,高中時也很愛看村上龍的小說《69》(Sixty Nine),回顧自己在1969年的高中生活,另一個很愛的小說家村上春樹,書中也隱含了60年代的影子,還有電影《成名在望》,談當時美國社會的大變革。瑪莎說,他知道那個時代已經過去,不會再回來,但是遺留給後世的,是那個時代的精神,鼓勵來不及參與的新生世代,繼續用60年代的精神,勇敢創作,追求自己的夢想。

瑪莎回憶,那也是電台開始盛行的年代,開始可以跟眾人分享音樂,因此激發很多音樂人的大膽嘗試,他說,60年代是一個回不去的年代,但也是一個準備迎接各種創新嘗試的年代。現在瑪莎已開始晉身音樂創作人,雖然不論再怎麼嘗試,也很難超越這些前輩樹立的典範,但為了承先啟後,他還是努力創作,讓自己的作品能融入60年代的精神。

即使到了現在,已經是網路資訊爆炸的年代,但瑪莎還是鼓勵所有的創作人,如果沒有忘記初衷,沒有忘記想要創作的熱情,就不要放棄產出的動力。他說,唱片和書市都愈來愈艱困,因為多數閱聽眾只想從網路上閱讀、聆聽免費的音樂,但創作者與其抱怨,不如想辦法改變,只要是好的作品,就一定會被看見。

瑪莎用自己最熟悉的音樂當例子,現在唱片市場景氣不佳,有些音樂就只能在網路上流行,但音樂的目的,不就是想讓聽眾從中獲得樂趣的嗎?那又何必要去計較載體?

從另一個角度來看,當下反而是一個「沒錢也能做唱片」的年代,也是對創作人最友善的年代。如果覺得別人的歌差勁、嘔啞嘈雜難為聽,不如就自己去創作吧!去想辦法蓋掉那些糟糕的內容,不要輕易被打敗!這是60年代告訴瑪莎的事,也是瑪莎想與大家分享的事,「只要你相信自己,就一定做得到!」

(文/何平,攝/史野比塔)

指導
主辦
執行單位
合作單位
贊助單位